{{ 'fb_in_app_browser_popup.desc' | translate }} {{ 'fb_in_app_browser_popup.copy_link' | translate }}

{{ 'in_app_browser_popup.desc' | translate }}

Be Lenka赤足鞋全新到貨

Farm to Feet美製羊毛襪預購中

美國Earth Runner 赤足涼鞋全新到貨

Earth Runners

幫助恢復我們與自然的聯繫,重新建立健康的身體與生物學理的功能

Earth Runners的創立是為了『野化』現代文明的生活日常- 以應對典型的現代馴化生活方式,這種生活方式造成了許多健康、心理和社會問題。通過『野化』,將更強大、更健康、更有韌性的個人與群體帶回我們的社會。根據祖先的智慧,我們顯然需要融入更多基於自然的簡單生活方式,減少對現代科技的依賴。通過與地球相連的涼鞋,我們渴望恢復與自然的關係,重新發現我們的原始根源。

Concept

使用極簡的 Vibram® 鞋底、Earth Grip 足墊和我們接地導電的綁帶系統™,提供極致極簡涼鞋體驗。受到古老的塔拉翁瑪拉族(Tarahumara)涼鞋的啟發,Earth Runners 結合了符合自然腳型楦頭、零足差的赤腳特性,搭配腳趾分隔套,同時兼具極簡跑步涼鞋的實用性,為您提供最接近真正赤腳奔跑的體驗,這是雙獨一無二的赤腳冒險涼鞋。

EARTHING ADVENTURE SANDALS

使用極簡的 Vibram® 鞋底、Earth Grip 足墊和我們接地導電的綁帶系統™,提供極致極簡涼鞋體驗。受到古老的塔拉翁瑪拉華拉契涼鞋的啟發,Earth Runners 結合了無腳趾盒™ 離地鞋的赤腳好處和主動腳趾分隔器的功能,同時兼具極簡跑步涼鞋的實用性,為您提供最接近真正赤腳奔跑的體驗,這是我們獨一無二的赤腳冒險涼鞋。

除了物理上的赤足體驗,『接地』系統提供了與地球接地的原始生活體驗,這與地球上所有生命的進化過程如出一轍。原始文化通過赤腳或穿皮底鞋軟皮鞋或極簡涼鞋的方式與大地保持聯繫。 

絕緣的現代橡膠鞋干擾了我們的身體自遠古祖先的生活方式與和大地連接的能力。 

最佳原創跑鞋- 跑步涼鞋

跑步涼鞋是古老而經過驗證的『跑鞋』,適用於各種跑步需求。在涼鞋中奔跑,感受腳趾間的風,是一種非常原始且自由的體驗。對現代跑步者來說,很難意識到涼鞋(至少在溫暖的氣候下)很可能是最早的跑步鞋。古羅馬人幾乎專門使用涼鞋,甚至可以追溯到更早的古希臘以及更古老的時期。在北美,適合跑步的涼鞋已經使用了數百年,甚至可能是數千年。 

跑步涼鞋呈現了人類腳部的傳統能力

北墨西哥的塔拉翁瑪拉族(Tarahumara)因其超強的奔跑傳統與能力而聞名於世,可以說是最著名的超馬選手,他們的名字字面上的意思是「奔跑的人」。塔拉翁瑪拉人可以在短短幾天內跑過覆蓋100英里以上的距離,而全部都穿著傳統的華拉契涼鞋。 

古老的華拉契跑步涼鞋由薄而柔軟的零足差鞋底和一個看似簡單但策略性設計的綁帶系統組成,用於將腳固定在鞋底上。這種風格的跑步涼鞋在腳底提供保護,同時不妨礙腳的自然運動範圍。
古老的塔拉翁瑪拉人跑步涼鞋由薄而柔軟的零足差鞋底和一個看似簡單但策略性設計的綁帶系統組成,用於將腳固定在鞋底上。這種風格的跑步涼鞋在腳底提供保護,同時不妨礙腳的自然運動範圍。 

跑步涼鞋喚醒人體跑步時高效能姿勢的天生感知

跑步是人類最古老的生存本能,許多傳說中古老原始部落的獵人隊伍策略性地追逐獵物穿越大草原,直到獵物受不了高溫而倒下。我們的腳原本就自帶避震系統,我們的身體構造本來就適合長距離跑步! 
穿著極簡涼鞋奔跑能增強並且喚醒原本身體感知的意識,有助於確保腳步以原始正確的方式跑步或是行走。在穿著跑步涼鞋奔跑時去除現代鞋不必要的輔助避震系統,能刺激身體更有效和全面的鍛煉,喚起我們原始足到腿部已經內建的彈跳避震系統。現代運動鞋主要添加了許多耐震保護的『設計』卻阻礙足部原始自然運動的本能,並降低了腦與足部肌肉神經的連結,長期過於保護的鞋使下半身肌肉因為缺乏鍛鍊而萎縮,因而產生許多現代人的足/腿部運動傷害。
 

如何雙層纏繞您的Earth Runners鞋帶

解開鞋帶: 將鞋帶解開,確保它們完全鬆開,以便進行重新編織。
開始雙層纏繞: 從鞋底的一側開始,將鞋帶沿著鞋底的外側拉過,然後跨過腳背。
向上穿過: 將鞋帶帶到腳背的上方,然後穿過另一側的鞋底,回到鞋的底部。
再次跨越腳背: 這次,將鞋帶再次跨越腳背,並拉向鞋底的另一側。
固定位置: 確保鞋帶纏繞得緊密而安全。您可以根據需要進行微調,以確保所需的腳跟提升。
重複另一邊: 重複以上步驟,將雙層纏繞鞋帶應用到另一只腳。

以下是對常見問題的調整的簡要摘要:

腳部過於靠後: 通過外部環[A]拉動一些松弛,使踝帶(1)變得更鬆,然後通過內部環[B]拉動一些松弛,使腳跟帶(2)變得更緊。
第1和第2腳趾之間的不適: 抓住穿過涼鞋底部的鞋帶的鞋帶部分,盡可能靠近涼鞋床。現在將鞋帶順時針或逆時針旋轉,遠離不適區域。 (觀看頁面頂部的視頻以獲得有關解決踝帶不適的更多信息。)
第二腳趾的不適: 抓住穿過涼鞋底部的鞋帶的鞋帶部分,盡可能靠近涼鞋床。現在,對於左腳涼鞋,稍微順時針旋轉,對於右腳涼鞋,稍微逆時針旋轉。
扣環擠壓踝骨: 將扣環向下移動,靠近外部環。這將防止扣環接觸到踝骨,造成任何不適。
上坡時腳滑回涼鞋: 確保鞋帶在穿過[A]和[B]兩個環時呈交叉狀,以防止它們滑動位置。同時確保踝帶、腳跟帶和腳踝帶的張力正確。
扣環有時會鬆開: 確保帶子在夾緊之前直通扣環,這將確保不會發生這種情況。
腳部過於向前: 通過外部環[A]拉動一些松弛,使踝帶(1)變得更緊,然後繼續通過內部環[B]拉動這些松弛,以保持腳跟帶(2)在所需的張力下。
我的腳跟帶從腳跟上滑落: 確保您的踝帶和腳踝帶至少調整到80%的最大張力。鞋帶的三個部分(踝帶、腳跟和腳踝)的平衡張力有助於保持踳帶的位置。

地球的脈動就是生命本身的脈動-

在 20 世紀 50 年代,我們發現了地球周圍的電磁場,稱為舒曼共振 (Schumann Resonance)。 地球和電離層之間存在一系列極低頻 (ELF) 電磁共振,迄今為止,這些電磁共振一直將所有生物與地球連接起來。 

現代生活使我們與自然的帶電狀態脫節,並阻礙我們身體發揮最佳功能的能力

過去一個世紀我們生活方式的變化,似乎忽略了我們與地球的電氣連結。 直到現代,所有生命在生命歷史的每個階段都與地球保持著電接地,然而我們現代文明的人類們整天待在室內、車裡,甚至在戶外時,我們也會穿著絕緣鞋,阻止了我們透過接地(earthing/ grounding)連接到大地。 

除了與地球的協調頻率隔離之外,我們還持續受到 nnEMF(非本地電磁頻率)的轟炸。 nnEMF 是由手機、微波爐、wifi、電力線甚至燈泡等電子設備發射的。 這種類型的輻射對我們生理來說是極其混亂和有害的。 

被人造的 nnEMF 包圍,並且與舒曼共振的(天然低頻)EMF 脫節,會擾亂我們的內部生理時鐘辨別時間的能力(我們的“晝夜節律”,睡眠/覺醒週期)和協調奈米生化反應,這些對於身體健康造成不可忽視的影響。 

被人造的 nnEMF 包圍,並且與舒曼共振的(天然低頻)EMF 脫節,會擾亂我們的內部生理時鐘辨別時間的能力(我們的“晝夜節律”,睡眠/覺醒週期)和協調奈米生化反應,這些對於身體健康造成不可忽視的影響。

隨著生命在地球上的進化,它不僅關注光與暗的循環,而且還將舒曼共振的頻率根植於我們的生物學中。 大腦利用這種自然共振以及光和暗來判斷時間。 所有生命的主控制器是時間,當我們的內部生理時鐘失調時,無數錯過的生化反應就會導致體內發炎。 發炎通常被稱為「所有現代疾病的根源」。幸運的是,接地已被證明可以降低炎症,如圖所示。

地球的頻率(舒曼共振)在 7.83Hz 處有一個明顯的峰值,這與與冥想、內心平靜、創造力、正念和治療相關的腦電波頻率相匹配。 研究證實,遠離地球自然光和頻率會擾亂您的晝夜節律,並導致憂鬱症和躁鬱症等情感障礙。 

這就是為什麼在戶外時我們會感覺如此清爽:接觸大自然實際上按下了生物體上的重置按鈕,並按照大自然的意圖與地球的自然節奏同步。 

赤腳行走將我們與舒曼共鳴的和諧節奏聯繫起來。

當我們赤腳在海灘、在海裡游泳或穿著接地鞋時,我們與地球共享相同的電位,因此沉浸在舒曼共振的和諧節奏中。 這些經驗都可以說明“接地”為我們的生活帶來的平靜和清晰。 

終極接地鞋

我們以現代方式演繹古老的簡約跑步涼鞋設計,採用 Vibram® 鞋底和接地導電繫帶系統™ 製成,提供終極赤腳涼鞋體驗。 

接地導電繫帶系統™

兩條平行的導電不銹鋼縫線貫穿鞋帶的整個長度,並用銅插頭固定在涼鞋的底部,以保持接地。 

腳與鞋帶底部的不銹鋼線接觸,可以透過導電線到銅插頭電路在皮膚和大地之間實現有效的電子流動。
 簡單的說就是利用earthing的系統與地球的電磁場產生的“舒曼共振”連結上,舒曼共振的頻率跟我們冥想、正念、創造時的腦波相匹配。所以除了物理上穿起來行走運動如同赤足的感覺之外,更深一個層次的電磁能量影響我們內在生理心靈的部分也是跟地球相接應的。